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 > 亲朋游戏图片 >

卖房“摘帽”8个月后 兆新股份被限期“交待”巨亏原因

2022-08-25 19:58 点击:
html模版卖房“摘帽”8个月后 兆新股份被限期“交待”巨亏原因

  截至2021年末,公司未分配利润亏损近8亿。

  在撤销退市风险警示8个月后,兆新股份(002256.SZ)又一次交出了巨亏业绩。

  4月7日早盘,深交所对兆新股份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说明2021年实际经营业绩仍大幅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信息披露不充分、不准确的情形。

  自2021年8月3日“摘星”后,兆新股份业绩再次发生巨额亏损。2021年,公司的归母净利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97亿元和-2.22亿元,同比下降992.92%和151.74%。

  曾经“拍胸脯”说盈利能力提升、主营业务有显著改善,但2021年却再次巨亏,兆新股份是真的经营不善,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摘帽”8个月再度巨亏

  对于业绩大幅亏损,兆新股份被深交所首当其冲质疑:是否存在信息披露不充分、不准确的情形?。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兆新股份是在股票“摘帽”后又一次录得业绩巨亏。为了摆脱“ST”,公司曾对深交所称2021年业绩将得到显著改善。

  因2018年度、2019年度连续两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兆新股份在2020年4月被施行“退市风险警示”,更名为“*ST兆新”;2020年5月8日,因公司主要银行账户因合同纠纷被冻结,股票被叠加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2020年是兆新股份的“保壳关键年”,若净利润再度亏损,公司将直面退市风险。于是,拆迁补偿成为兆新股份的“保壳”手段。

  2020年12月1日,*ST兆新发布公告称,对于公司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的一个城市更新单元项目更新范围内全部土地及物业权益,深圳市联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拟以货币形式予以补偿,拆迁补偿款总价人民币2.5亿元。

  由此,兆新股份当年实现归母净利润5564万元,成功避开了连续三年净利润亏损的退市红线,但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依然亏损1.91亿元,主营业务并未得到改善。

  2021年5月20日,深交所对兆新股份下发2020年年报问询函,指出了公司存在的主要银行账户冻结,并要求说明兆新股份如何提升盈利能力、款项回收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多个事项。

  近3个月后,2021年8月3日,兆新股份回称,主营营收及盈利水平稳定,债务问题逐渐得到缓解,2021年主营业务亏损情况将得到显著改善。而其主要银行账户已于当年4月19日解除冻结。次日,其撤销退市风险警示。

  而在2021年年报问询函中,监管问询的重点,仍然包括账户冻结。深交所要求兆新股份说明,是否存在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并列示截至回函日,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情况,包括不限于账户名称、账户余额、占公司最近一期净资产的比重、导致被冻结事项、所涉事项目前进展等。

  若主要银行账户仍被冻结的情形,意味着兆新股份仍存在可能触及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

  同时,兆新股份2021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出现了较为异常的流出,金沙娱城更新,公司对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项目支付了1.29亿元,占经营活动现金流出总额的33.85%。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有关款项形成的背景、原因及大幅增长的合理性。

  业绩连年下滑、大股东股权被拍卖

  兆新股份上市后,并购扩张、内幕交易、退市风险等各种麻烦一路不断。

  公开资料显示,兆新股份原名彩虹精化,主营精细化工业务,2015年登陆中小板。上市次年,公司通过收购及增资扩股进军新能源领域,将业务逐渐拓至光伏发电、新能源汽车运营、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等领域,并在2016年更名“兆新股份”。

  2017年,兆新股份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了两家新三板挂牌企业,完成对软包锂电池和锂电池隔膜的布局,两笔交易最终因双方利益不一致搁浅。

  心有不甘的兆新股份又看中了碳酸锂业务。2017年11月,公司完成对青海锦泰钾肥有限公司(下称“青海锦泰”)、上海中锂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中锂”)的增资,进军钾盐开采和电池级高纯碳酸锂领域。

  疯狂并购后,兆新股份的业绩却出现连续下滑的情形。2018年-2021年,兆新股份的营业收入持续下滑,从6亿元下滑至3.4亿元;归母净利润合计亏损9.56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亏4年,合计亏损9.33亿元。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兆新股份的未分配利润亏损近8亿元,未弥补亏损金额超过实收股本总额三分之一。

  2021年,股票“摘帽”后的兆新股份曾被资金大肆炒作,借着“新能源”和“盐湖提锂”两大概念,公司股价全年涨幅高达330%,其中“摘帽”当月8月的累计涨幅达170%。

  值得注意的是,兆新股份实控人陈永弟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正在逐渐减弱。根据公告,截止目前,陈永弟持有的兆新股份股权,已被拍卖得所剩无几,其一致行动人彩虹集团所持有的9.12%公司股份,也在2021年11月被全部拍卖。至此彩虹集团不再持有该公司股份。

  除了主营业务连年亏损,多年“买买买”的模式,令兆新股份备受高利息债务压力。2021年,公司全年财务费用高达1.2亿元。

  目前,兆新股份正在出售资产。截至最新公告日,公司已将持有的上海中锂30%股权质押给青岛博扬基业信息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并计划出售青海锦泰全部股权。

  截至4月7日收盘,兆新股份股价报3.13元,年内累计下跌34.38%,总市值59亿元。上市多年分文未挣得、多次并购转型未果,兆新股份需要给市场投资者一个交代。